Sunday, June 3, 2012

History Of Chinese Education In Malaysia






Bookmark and Share
‎1949年英殖民时期政府的中央教育咨询委员会,提出以英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来塑造”共同的国民意识”及提倡”统一教育制度”,这项建议不但受到华人的非议,也遭到马来...人的激烈反对。1951年初,英殖民政府公布《巴恩教育报告书》,建议以官方语文(英、巫)为媒介的国民学校取代华、印文学校,华人社团纷纷表示反对。1951年底,在林连玉努力奔走串联之下,全国华校教师联合会总会(简称教总)于是应运而生。教总的创立宗旨,是本着各族公民权利与义务一律平等及接受母语教育是基本人权的信念,争取华、印文与英、巫文并列为官方语文,主张各族母语母文教育一律平等,要求华文教育被承认为国家教育之一环,为民族语文与教育的生存与发展展开不懈的斗争。

1953年,教总第一次提出争取华文为官方语文之一,获得当年马华公会第一任总会长陈祯禄答应将它列为该党争取的最后目标。1955年的马来亚联合邦大选即将来临时,华教运动方露出了一线曙光,因为该年1月12日,华教人士在陈祯禄的安排下,首次与巫统领袖在马六甲举行了破天荒的《马六甲会谈》。双方在该次的会谈中,达致了妥协的方案,即教总领袖答应于该年1月至7月的竞选期间(注:只是答应暂时为共同建设国家独立搁置),不提华文必须列为官方语言,而联盟则答应在其竞选宣言中宣称,将检讨《1952年教育法令》,并保证在获胜后,其政策将不会消灭任何一族的语言、学校或文化,同时允许华校拥有其自然发展的机会。

1957年,当默迪卡之声响彻马来半岛时,三大族群爭取国家独立,马华自然也成了核心执政成员之一。除此之外,陈祯禄更说出重话,认为将来马华公会若有一位会长是反对华文教育的话,届时华人将可以《随时开除该会长》,因为马华公会的宗旨不单要保存中华文化,甚至于发扬之使它慢慢地光大”,并保证马华公会的政策一定是维护华人文化的。

1960年的《拉曼达立报告书》借尸还魂,规定非马来文的中学、小学(华校或印校)改制,否则取消津贴,华文中学几乎陷入绝望的处境。林连玉挺身而出,他说:“华文中学是华人文化的堡垒,津贴金可以剥夺,独立中学不能不办!”,大力反对改制,鼓吹华人社会办华文独立中学。1960年8月,政府发布《1960年达立报告书》,在所谓“创造国家意识”的前提下,提出以两种官方语文(巫、英文)为各源流学校主要教学媒介。翌年10月,政府在国会通过《1961年教育法令》。该《法令》绪言中省略了《1957年教育法令》中所规定的“维护和扶持我国非马来人语文和文化的发展”这个重要部分,却塞进了“逐步发展一个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的教育制度”这一段文字。显然,“最终目标”又重新列入法令。

1961年起,政府不再举办以华文为媒介的中学公共考试(初中三年级考试、华文中学升学考试和华文中学离校文凭考试),只以官方语文——马来文或英文作为考试媒介。在中学方面,规定只有“全津贴中学”,即国民中学(马来文中学)与国民型中学(算是华文中学),和不受津贴的“独立中学”两种分别。1961年3月,林连玉在教总工作委员会议上指出:“华文中学是华人文化的堡垒,津贴金可以被剥夺, 独立中学不能不办。” 1961年8月,在教总理事扩大会议上,林连玉公开陈述;当年曾争取到拉萨答应不把“最后目标”列入教育法令中。

1961年当选为马华总会长的陈修信,以他为首的马华公会新领导层,极力支持《拉曼达立报告书》和华文中学改制。即使表达的立场完全和父亲陈帧禄的承诺背道而驰,他的立场是“华社对母语教育的要求是极端的,是部份极端份子向政府挑战,使政府难堪”。但是他并没有被马华开除!1961年8月,内政部忽然通知林连玉将要褫夺他的公民权。理由是:故意歪曲与颠倒政府的教育政策,有计划的激动对最高元首及联合邦政府的不满;动机含有极端种族性质,以促成各民族间的恶感与仇视,可能造成动乱。林连玉被剥夺公民权事件曝光后,轰动了全国上下,许多团体纷纷呼吁政府收回成命不果。林连玉在林碧颜律师的协助下,进行了长达三年的法律斗争,官司从吉隆坡打到伦敦,再从伦敦打回吉隆坡,最终还是无法扭转局面。1964年10月,政府正式公布褫夺林连玉的公民权。

1964年教总再度发起列华文为官方语文运动,却不获马华支援。1966年2月24日,全国马青代表大会中,沈先生退出全国马青总团长职位的竞选,自动禅让参与竞选的李三春,就是为了全力争取华文列为官方语文。不料功败垂成,沈先生也因此遭开除党籍。沈先生被党除名是在1966年10月18日,是时马华中央工作委员会举行紧急会议,会中通过两项议决:不能支持华文为官方语文,因为斯举有违宪法第152条列巫文为国语及惟一官方语文,拒绝要求华文为官方应用文。开除沈慕羽党籍,因为沈慕羽违反党纪,蔑视中央领导。

从历史的过程里我们清楚看见马华出尔反尔,不但没有尽力保存中华文化,发扬光大更是华社一厢情愿的奢望。马华不但逐步割让华社的利益,到最后更是把保护文化的人用政治手段残酷的排斥打压。

2012年6月1日马华副总会长魏家祥在坤成独中为第八届马来西亚华文独中科学营主持开幕后发出对历史无知的狂言,挑战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拿出证据证明,马华在处理1995年教育草案时典当华教利益。魏家祥更声称不曾有马华部长或党员做出典当华教的行为。他说,别随意诬赖国阵政府及马华典当华教,否则拿出证据,而他立即退出马华。以下的证据希望魏家祥看后别做缩头乌龟,立即履行诺言,即刻退出马华!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2/06/01/88.html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6月2日下午公开一份文件内容,证明马华在1995年基于团结原则在国阵达致协议,决定维持现状不承认统考。他说,根据教育部在2010年9月回复某华教团体提问的文件,当中谈及承认统考文凭事宜时,教育部就清楚表明国阵成员党及相关非政府组织在提呈1995年教育草案时,基于团结原则达致协议,决定维持现状。邹寿汉今午针对魏家祥昨日指马华不曾典当华社利益,否则他将第一个辞职的言论作出回应时,这么表示。他说,文件中指当时的马华领导同意维持统考文凭现状(不承认),若要政府承认,就必须公平审视当初达致的所有契约。邹寿汉强调,他并非刻意将马华牵涉在内,而是官方文件中有提到马华公会。该份文件是由当时的教育部教育政策研究与策划部总监,代表教育部秘书长签署。他说,华教是属于全体华社的,“马华无权擅自当作交换条件”,他也呼吁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不要将全体马华百万党员绑在战车上,拖入典当的课题里,因为他相信绝大部份马华党员都热爱华教。
详情>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49386?tid=1

各位看官是否同意魏家祥应该为他挑战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如果有证据证明国阵政府及马华典当华教,他即刻退出马华》的言论负责,立即退出马华?
See Mor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